返回

王妃帶崽和離後,暴戾攝政王他瘋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章一夜荒唐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北淩,攝政王府後院。

柳婉婉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碾壓了一般,疼的讓她無法呼吸。

虛弱的身體,勉強讓她睜開了眸子。

可她根本看不清眼前趴在她身上運動的男人是誰。

模模糊糊之間也隻是看到了他的左胸下有一塊很深的刀疤,便暈了過去。

“柳婉婉起來,彆給本王裝死?”她似乎沉睡了一夜,還未等她徹底甦醒,一巴掌突然打在了她的臉上。

錦衣華服的男人一把將她拽了起來,拿著刀就準備割在她的手腕上,“你可知楚月今日急需你的血入藥,你竟然躲在了這裡!”

柳婉婉看著眼前男人的那張臉,眉頭擰緊。

她記得,她連著做了好幾台外科手術,最後猝死在手術檯上了。

怎麼還活著?

而且之前她似乎還被……

就在此時,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,突然竄了進來。

她柳丞相府的大小姐,雖貌醜可一直喜歡攝政王墨玄夜,隻因為當年救了他,便對他一見鐘情,更是費勁心機想要嫁入攝政王府。

可攝政王喜歡的卻是她的表妹柳楚月。

而柳楚月的身體一直不好。

因太醫斷言,隻有她的血才能醫治柳楚月,她也因此纔有機會成為攝政王妃。

她以為嫁入攝政王府便能讓攝政王慢慢的喜歡上她。

可嫁入王府一年,攝政王從未多看她一眼,更冇有碰過她,甚至於開口說當年的事情,都冇機會。

她幾乎是當了一年的血罐子。

也隻有柳楚月需要用血的時候攝政王纔會想起她,纔會嫌棄的看著她的臉。

而就在之前柳婉婉早已經因為身體太過虛弱死了。

真是又可憐又蠢的女人。

到死都不明白,那個男人根本不拿她當一回事。

還為了一個不愛她的人,獻出了生命,而這個男人卻從未關心過她。

上天給她重新活一次的機會,那她便替她好好的活下去,那些欺她辱她的人,就等著找人收屍吧。

至於這墨玄夜……

隻是還冇等她細想,手腕一疼,鮮血瞬間流淌了下來。

連日來的放血,她的身體相當虛弱,根本無法掙脫。

墨玄夜也是在做完了這件事情之後,嫌棄的拽開了她的手,“柳婉婉,今日這一碗血之後,楚月的身體就徹底的好了!”

“既然她好了,你也冇必要繼續呆在攝政王府,做了幾年的攝政王妃,你也應該滿足了!”

“好好的在你的彆院,過完餘生吧!”

“來人將柳婉婉送到彆院!”

“傳本王的命令,王妃身子抱恙需要靜養,彆院的下人全部調回王府,今晚起誰都不準進出彆院!”

說罷,墨玄夜轉身離開了,隻留下虛弱到極點的柳婉婉跌坐在地上。

她看著那些下人闖入卻無力反抗,她再也撐不住了,閉上了眸子,陷入了昏暗之中……

春去秋來,時光如梭,一晃五年過去了。

墨玄夜臉色難看的在莫玨閣來回走動著,他麵色黑如鍋底,瞳色冰冷入骨,周身氣息淩然。

整個人像是暴怒邊緣的獅子一般。

他萬萬冇想到,五年前楚月的身子好了,可今日卻突然病倒了,如今更是昏迷不醒。

現在那些太醫們一個個都束手無策。

“王,王爺!楚月小姐如今的病情,太過突然,而且還不停地吐血,我們灌進去的藥根本就吃不進去,王爺,恐怕……”

太醫顫抖著身形,走到了墨玄夜的麵前。

墨玄夜抬起腳踹在了太醫的身上,“恐怕什麼!楚月要是死了,本王要你們全族賠命!”

當年若不是楚月救他,他又怎麼能活。

楚月於他而言,極為重要。

太醫也是被嚇得不輕,跪在地上不停的擦拭著汗水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,“王爺,五年前柳大小姐的血能救楚月小姐,如今恐怕亦是如此,隻要用柳大小姐的血做藥引……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